王良享 沪深300明年可望见4000
2020-07-24

王良享 沪深300明年可望见4000

受助于美国联储局推迟加息日子预期及中国于9月底密集推出振兴基建、消费及房市的刺激措施,恒生指数一周内上升952点,或4.4%,国内股市在长假期后「追升」,两日内沪深300指数上升4.3%。虽然恒指于上周三中国结束长假前收报22515点,但基于内地股市只是追升,而非「爆升」,周四及周五恒指再未能站于高位收市。不过,国内A股未有大升,未必是坏事,最低限度市场并无盲目再推高槓桿,亦无只炒政策与概念,对宏观经济走向尊重得多,避免过多的波动,亦不会引起监管部门的关注而进行窗口指导。

美加息对国内股市影响有限

笔者上周初曾于「迎来港股资金市」一文中指出,美国加息时间推迟至明年3月,可推动香港股市进入「资金市」。但内地不一样,联储局加息与否,对国内流动性影响不大,国内居民储蓄率一向偏高,接近50%,货币供应(M2)增长率长期维持双位数,政府对国企或银行注资亦完全没有阻滞,因此国内只在2008年底4万亿元人民币刺激政策推出时,真正经历「资金市」,沪深300亦于其后9个月上升130%。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于2011年第二季「破十」下跌,中国股市正式进入熊市,至2014年9月才重回牛市。因此,资金市过后,必须要有能提高盈利增长及估值的因素支持,股市才可由熊转牛。

中国减息降準非为托市

不过,「流动性」与资金并非魔鬼,金融海啸后,美国信贷市场崩溃,随之而来财政紧缩,若非联储局前主席贝南奇以直升机大洒金钱,如何换来银行运作如常、如何换来房市复甦、如何保得住消费信心。其实国内比美国还早印钞,2008年的4万亿元人民币刺激却只有少数投入于实体经济,债市与房市泡沫令政府在往后几年都不敢过于宽鬆,早于2010年10月,中国已经开始加息,在经济作架构性转型时资金的支持变得贫乏。值得注意的是,自从2012年7月至2014年11月,中国在美国量宽期间始终坚持不减息降準,目的自然是让去槓桿逐渐发挥效力,挤压投机倒卖,减少低生产值投资,当然其副作用是实体经济活动亦减慢。但美国明示将会退市之后,中国可能失却一个出口高增长伙伴,因此货币宽鬆期重临至今,中国减息、降準非为托市,而是逆周期措施。

内地要维持中至高速增长

习、李当政后,锐意将中国经济转型,重质不重量,定下长远改革目标,希望经济增长率目标下调至长期可持续水平,本月中五中全会有可能将第十三个五年计划的增长目标,调低至6.5%至7%之间。笔者相信,中国不会一下子将经济增长目标调得太低,前任总理温家宝及朱镕基都曾经表示,要稳就业,中国经济增长率应维持在8%以上的水平,现在7%以下的增长率实在已经接近无法支持全民就业的警警戒线,因此经济以中、高速率增长不会改变。

五中全会自然是以制定平衡及可持续经济增长蓝图为目标,制定合作、改革、科技及环保的规划。合作方面,「一带一路」、京津冀一体化是主题;改革的焦点,将集中在国企、公私营合作,服务业开放、财政改革及全面二孩政策;科技的投入增加,互联网、移动应用、生化科技与高科製造业是亮点;环保方面,深化农业现代化及推动新能源企业将是重点。

多项负面因素已逐渐消失

过去一周,由于美元急剧下跌,大宗商品价格大升,油价上升9%,铁矿石价格涨4%,铜期货价升3.8%,有评论认为,商品价格上升,并非需求增加所致,不反映风险胃纳上升,要格外小心。不过笔者想指出,过去两年内油价与商品价格的大幅下跌,强美元亦是元凶。商品价格上升最低限度纾缓通缩忧虑,令市场不再延后投资,支持风险资产价格。

从技术面看,中国股市似乎已成功寻底,从6月份至9月底一系列负面因素已逐渐消失。第一,高槓桿炒卖水平大幅下降,「孖展」佔总市值已从4.5%下降至2.2%,与美国的2%相若;第二,估值已大幅下跌,沪深300的预期市盈率已从6月跌市前的22倍,回跌至现在的11.5倍;第三,8月中人民币贬值引发资金「逃亡」的膝盖反应,已经大幅纾缓。9月份外滙储备的减幅是433亿美元,大幅低于8月份的940亿美元,信心逐渐回稳。在较佳情绪及技术性因素支持下,国内A股应可回升,以每股盈利上升10%年率及13倍市盈率计算,沪深300明年可回升至4000点水平。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