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良享 是真「黑天鹅」还是假
2020-07-24

王良享 是真「黑天鹅」还是假

上周英镑的「闪跌」成因众説纷纭,有説是澳洲时段缺乏流动性、有説是电脑程式沽盘在破位后自动加盘、有説是法国总统奥朗德刚发表让英国「硬脱欧」的强硬姿态,加深了英国必须与单一市场完全分割的可能性。其实这几个可能性,都离不开英国首相文翠珊于一周前在国会宣称,英国必须完全保存主权,宁愿牺牲金融业与部分出口优势,都要争取完全的移民自主权。现在文翠珊不打经济牌而转打政治牌,正中欧盟当权派下怀。可以预见,英国将成为欧盟给成员国参考的反教材,警告众成员国不可效法之余,更要事事表现团结,枪头一致向外。

不宜因英镑下跌增持股票

自从去年11月起,市场大概已经开始为英国脱欧作出对沖,当时英镑对美元滙价为1.55,比现在高25%。英国股市于7个月内亦下调了13%左右,但奇怪者是富时250这个中型内需企业较重的指数居然可以在脱欧公投后创出历史新高,而10年期英国国债孳息率亦从8月减息后的0.55%厘弹至接近1厘水平。鉴于伦敦与欧盟的关係是「妾身未明」及英国差不多已经拒绝了挪威模式的参加欧洲经济区,英国经济规模已无可能只经历轻微萎缩,因此笔者不得不警告只单就英镑滙价下跌而增持英国股票的投资者。

英国公投赞成「脱欧」后,市场喜爱将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与「脱欧」相提并论,认为都是「黑天鹅」,原因是特朗普喜欢标榜自己立场鲜明,他要「重建强大美国」,就可牺牲某些短期利益,甚至接受「镇国」政策,推倒全球化,传媒普遍认为这会导致美国对中国及墨西哥实施高达45%的惩罚性关税,掀起贸易战,严重打击环球经济增长。

巴黎米兰也曾是金融中心

笔者认为,英国当政者似乎有点「自大狂」,才只是17年时间,英国人就忘记了法兰克福、巴黎、米兰和布鲁塞尔在欧罗成立前,都曾是独当一面的金融中心。特朗普虽然看似有自大狂,但他的政纲中言大于实的地方甚多,美国总统权力虽大,但并非全无制。

首先,特朗普宣称一但当选,就会立刻将中国定义为「货币滙率操纵国家」,继而向中国徵收全面性的进口关税,最高可达45%。不过,美国政府明文规定,若要定义某国操控滙率、补贴出口,必须有过去12个月内,该国积极干预滙市,令该国货币贬值。中国去年年㡳至今,一直饱受人民币贬值压力,而最落力沽低人民币者,非美国投行及对沖基金莫属,过去一年内,中国反而用了7000亿美元的储备顶着人民币滙率,今她不致贬值太多。因此,美国除不能证实中国令人民币贬值,反而可能得出中国倾力防止人民币贬值的反效果。

其次,美国总统原则上只可任意对入口徵收不超过15%的额外关税150天,若想进一步制裁,必须经过国会立法,或由企业工会提出经总统批核。不过,2009年美国对中国出口美国的轮胎徵收最高35%关税,接着该年,中国输美轮胎减少28%,但由于南韩、印尼及泰国输美轮胎却增加一倍,因此美国轮胎业僱员人数不增反跌。

特朗普政策威胁多于实际

再者,中国出口美国现正往往是便宜的半製成品,苹果手机就是个富代表性的例子。根据美国圣路易斯联储银行于2011年一项研究指出,中国输美货品约佔美国消费支出3.6%,因此由于人民币于2005年至2010年兑美元升值约25%,美国消费通胀于该5年间受人民币升值影响上升0.9%,着实不少。

最后,是中国增加贸易壁垒报复的可能性,及有意或无意大幅减少购买美国国库债券带给美国农产品出口大减及美国长期利率大升的负面影响。美国大豆、小麦、牛肉及鸡只出口将大降。中国出口减低,赚得外滙减少,外滙储备再下降,难免再沽美国国债,令美债孳息率上升,增加美国政府财政负担,又岂是美国所想。

特朗普对华经济政策既然是威胁多于实际,政治方面,他对武力扩张就更加兴趣索然,大家应该还记得他宣称会要求受保謢的南海及日、韩诸国增加军费负担。因此,接着几年,中国在南海所遇上问题再大幅减低,将资源及精力放在发展经济上。

数周前希拉莉因肺炎影响选民信心,令美股大跌,反映市场暂未习惯特朗普的特立独行作风,因此大选前若特朗普选情告升,美股仍有回调。不过,若特朗普真的当选,而参、众两院的控制权不变,仍属共和党,则美国无须只靠联储局的「无为」,转而寻求政府的「有为」,反而令美国股市更有实质支持。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