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生活艺术场域──台中国家歌剧院
2020-06-27

城市生活艺术场域──台中国家歌剧院

二○○九年十二月三日,日本建筑家伊东豊雄所设计的台中歌剧院终于克服前半段的难关正式动工了。从二○○五年底赢得竞图以来,历经数次重大的设计变更、五次施工发包的流标,以及整个设计作业过程中无数的困难,这项伊东自称为建筑生涯中最重要的一个设计案终于迈向落成之路。

当年的伊东豊雄,以这座或可称之为「壶中居」的大型都市广场般的表演艺术殿堂,在最后关头获得六位评审全票认同,不仅击败了他在国际竞图赛中的宿敌札哈‧哈蒂(Zaha Hadid),也赢得了歌剧院建筑竞图的首奖。

评审委员之一的台北大学都市计画所教授郭肇立表示:「这是战后,台湾首座真正的前卫建筑。」评审主席、当时的康乃尔大学建筑学院院长莫斯塔法维(Mohsen Mostafavi)说他从未见过如此风格强烈的崭新设计,因为世上的歌剧院都非常具纪念性,而伊东的手法却能兼具欢愉又不失其纪念性。他强调:「伊东固然是赢家,但未来最大的赢家却是台中,因为这座建筑将是世界地图上最重要的标记之一。」

当时的东海大学建筑系教授曾成德则指出,「伊东方案之所以胜出,在于他精準地回应了二十一世纪位于台中都市纹理之都市象徵与生活品味等典型歌剧院的两个Typological 上的命题;而『壶中居』的『声音的涵洞』(Sound Cave)之概念与『伸展性架构』(Flexible Grid System)之网络则在时代精神(zeitgeist)与建筑议题上提出了超越性的手法。……他的方案既内又外,既呼吸又吐纳,既艺术又生活,既古典几何(A-B-A-B立面韵律)又绝对当代(即物性的有机形体)。既带纪念性又具常民性的台中大都会歌剧院,在当代建筑界不仅将会是台湾,也绝对是世界所瞩目的杰作。」

台中歌剧院座落在台中市七期重划区的新市政中心专用区「公3」公园用地。主要建筑结构为地上六层、地下两层;室内空间则规划了二○一三席大型剧院、八百席中型剧院,以及两百席实验剧场,主要的表演空间都以优雅的三维立体曲面空间相互串连。

关于建筑的配置计画,伊东完全意识到作为公园里之歌剧院的现实处境,因此在手法上採取其「无接缝」(seamless)的概念,试图让歌剧院建筑直接与都市交融在一起。换句话说,伊东体现了他「希望创作的建筑是一种犹如河流中之漩涡般的场所」的意念,也就是享受都市生活的人潮可由四面向直接「流入」歌剧院这个「漩涡」中,而建筑物又得以直接纳入公园绿地里、并朝着自然环境延展。

做为台湾追求在新世纪大建设(grand construction)的第一个音乐展演设施,伊东所设计的歌剧院在完全混乱但充满活力的台湾都市街道中,撷取了台中市民所喜欢的户外空间廊道特质,并发展出开放性公共建筑的一个原创性新类型。

作为空间衍生之主体的“Emerging Grid”

台中歌剧院的结构系统,是以三维曲面所构成的、犹如迷宫般之连续体的空间组织。看似无比複杂的这个迷宫空间,却是基于一个单纯而明确的原理所建构起来的—— 首先,设定出以均质的格子所分割的两片平面,然后把各平面里的格子以市松状(格子中的颜色相互交错)画出圆,再将上下两块平面中的圆彼此做出一格的错位。将各个圆以具有张力的膜加以连结的话,平面之间就会被这个由膜所形成的三维空间的曲面,所隔出的两个空间所分割。将这个系统在垂直的方向上加以重叠的话,被隔出来的两个空间,在垂直方向与水平方向上都会成为连续的管状空间。如果格子与在那儿所画的圆尺寸均等的话,管状空间也会变得均质;不过只要将个别的尺寸加以变化、并将中心的位置加以偏移,那幺空间的形状就会呈现不规则而複杂的变形。

伊东把这种将均质格子系统(grid system)转化成由三维曲面所构成的「壳(shell)状连续体」的系统称之为「衍生式格子(emerging grid)」。这是个可以使单纯而规则的空间变成複杂而具变化的空间、使僵硬而无机质的空间得以转化(transform)为柔软有机空间的设计演算法(algorithm)。

这样的原理是在参与竞图途中,反覆进行各式各样的试误过程中所发现的。在这个案子当中,有合计座位达三千余席的音乐厅空间、为舞者与乐团所设的彩排用工作室,以及作为工作坊(workshop)所需的各种空间。针对那些空间,伊东并不把它们当成一般的形式化音乐厅空间来处理,而是企图以作为街道与广场般的都市户外空间的延长,来形成其提案。主要的原因,还是来自于想要将街头音乐会那种轻鬆愉快的气氛带进建筑之中的想法。换句话说,伊东主要的构想在于将建筑的内部化成立体化的街道网络,然后在那个网络化的空间里,让音乐与舞蹈等表演都可以到处蔓延,创造出一个自然而具开放性的艺术空间。

伊东以「声音的涵洞」形容自己的设计,他表示「希望台中歌剧院既是表演艺术场地,同时也是空间艺术场所;既是本地居民活动的生活休闲场所,也是世界注目的新表演艺术象徵」。此外,伊东坚信他的「声音的涵洞」会是一种新形态的地标、一个会呼吸的组织,一个结合「机构」与「都市」、「艺术」与「生活」、「内」与「外」的网络,同时也是一个新时代的几何构造物。

伊东表示对他而言,建筑是一种「非线性几何学的偶发事件」。他认为当代的建筑不应再执着于既存线性或箱形空间的营造,而应该超越基本几何学的窠臼,将过去二十世纪的机械式美学思考,转变为属于二十一世纪的数位媒体美学形式,以及重回自然环境怀抱的思维。

从早期的以抽象、无机、轻构筑为宗的「风之变样体」到有机变形的「衍生式格子」,在伊东豊雄的建筑世界里,建筑物彷彿进化为自然界演化的一环,透过人类意识的注入,发展出人造物的一套生命演进。在演绎出精彩的生成进化过程中,伊东以设计演算法做为动力,让建筑物跳脱单纯的线性结构,转变为以连续曲墙所形塑出的内外连通、犹如钟乳石洞窟般的有机结构,也构筑出一场充满生命流动力而精彩的建筑变形记。

摘自《Pioneer Forever 建筑家伊东豊雄(修订版)》

城市生活艺术场域──台中国家歌剧院

数位编辑整理:陈子扬
Photo:pixabay,CC0 Licensed.


上一篇:
下一篇:

申慱管理网入口|娱乐生活资讯|了解你身边的生活|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网投代理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