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量:优雅说「不」的力量
2020-07-31

胆量:优雅说「不」的力量

勇气是压力下的优雅。

─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

在适当的时机说出适当的「不」,能改变历史的进程。罗莎.帕克斯(Rosa Parks)是诸多实例之一。在仍有种族隔离的年代,美国蒙哥马利(Montgomery)一辆巴士上,帕克斯在恰到好处的时刻,安静却坚定地拒绝放弃自己的座位,进而汇集了推动民权运动的多股力量。帕克斯回忆道,「(公车司机)看到我还坐着,就问我要不要站起来,我说,『不,我不要。』」

和普遍的看法相反,她英勇的「不」并非产生自一般而言特别果断的倾向或个性。事实上,当她被任命为「美国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蒙哥马利郡分会主席的秘书时,她解释,「我是那里唯一的女性,而他们需要一位秘书,可是我胆小到没办法说不。」

更确切地说,她在公车上的决定产生自一个坚定的信念,这使她在那一刻做出了自己想要的审慎选择。当公车司机命令她离开座位时,她说,「我觉得有一股决心包覆了我的身体,就像冬夜里的被子一样。」3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决定将点燃一场在世界各地引发迴响的运动。但她确实有自己的想法。

她知道即使遭到逮捕,「那也会是我最后一次被这种屈辱所纠缠。」而避免这种屈辱,值得冒上坐牢的风险。事实上,对她而言这是必要的举动。

的确,我们不太可能发现自己面临像罗莎.帕克斯一样的局面(但愿如此)。但我们可以受她鼓舞。当我们需要敢于说不的勇气时,我们可以想想她。当我们面对向非必要事物投降的社会压力而需要坚守立场时,我们可以回想她坚持信念的力量。

在你认为正确之事,以及别人逼你去做的事情之间,你是否曾感到一丝紧张?在你的内在信念和外部行动之间,你是否曾感到矛盾冲突?你是否曾为了避免冲突或摩擦而口是心非?你是否曾因为害怕令老闆、同事、朋友、邻居或家人失望,而对拒绝他们的邀约或请求感到太过恐惧或胆怯?如果你曾经如此,那你并不孤单。

以勇气和优雅来驾驭这些时刻,是最难的。若缺乏勇气,则有纪律地追求更少不过是空口说白话而已。任何人都能高谈阔论专注在最要紧的事情上的重要性─这幺做的人很多─可是敢身体力行的人却很少。

我说这些并没有批判的意思。我们有许多害怕说不的好理由。我们担心自己会错过大好机会。我们害怕惹事生非、兴风作浪、自断后路。我们一想到要令自己尊敬和喜欢的人失望就无法忍受。这些都不会让我们变成坏人。这是身而为人很自然的一部分。但就像对某人说不一样困难,做不到这一点会使我们错失某些更重要的事物。

一位名叫辛西亚的女士跟我说过一个故事,当时她父亲正计划带她去旧金山玩一晚。十二岁的辛西亚和父亲已经替这场「约会」策划了好几个月。他们规划出一整份以分钟为单位的行程表:她会参加他最后一小时的演讲,在四点半左右去房间后面跟他会合,趁大家都想跟他说话前火速离开现场。他们会搭电车去唐人街吃中国菜(他们的最爱)、逛街买纪念品,看一下观光景点,然后去看场电影。接着,他们会拦一辆计程车回饭店,跳进泳池很快地游一下(她父亲以溜进关闭的泳池闻名),再从客房服务那儿点一份热巧克力奶油糖浆圣代,然后观赏深夜电视节目。

他们在动身前一遍又一遍地讨论细节。而期待正是整体经验的一部分。

一切都按计画进行,直到她父亲在离开会议中心时,遇见一位大学时代的老朋友兼生意伙伴为止。他们已经有好几年没见了,辛西亚看着他们热情地拥抱彼此。事实上他朋友说:

「我很高兴你现在跟我们公司有一些合作。当萝伊丝和我听到消息时,我们都认为棒极了。我们想邀请你,当然还有辛西亚,去码头吃一顿豪华海鲜大餐。」辛西亚的父亲回答:「鲍伯,见到你真是太开心了。在码头吃晚餐听起来很棒!」

辛西亚垂头丧气。她幻想的电车之旅和冰淇淋圣代瞬间化为泡影。此外,她讨厌海鲜,而且她可以想像听大人聊一整晚会有多幺无聊。但她父亲接着说:「不过今晚不行。辛西亚和我规划了一个特别的约会,不是吗?」他对辛西亚眨了眨眼。

辛西亚的父亲碰巧是管理思想家史蒂芬.柯维(Stephen R. Covey,《与成功有约》的作者),他在辛西亚告诉我这个故事的几週前刚过世。因此,她在回想旧金山之夜时感慨万分。她说,他简单的决定「使他永远与我紧紧相繫,因为我知道对他而言最重要的是我!」5

史蒂芬.柯维,是最受尊敬、作品流传最广的商业思想家之一,是一名专準主义者。他不仅经常将专準主义者的原则─像是「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最重要的事情保持重要」─传授给举足轻重的领导者和世界各国的领袖,他还身体力行。而和自己的女儿一同实践,他确实留下了比生命更长久的回忆。以某种观点来看,他的决定似乎显而易见。

但许多身处那种情形的人,可能会因为害怕看似无礼或不领情而接受友人的邀约,或放弃一个稀有的机会以便跟老友聚餐。

那幺,敢在当下选择必要的事情而不是非必要的事情为何会如此困难呢?

一个简单的答案是,我们不清楚什幺是必要的。当这种情形发生时,我们变得毫无防备。另一方面,当我们的内在十分清明时,我们就像受到一个力场的保护,让我们可以免受来自四面八方的非必要事物所干扰。

就罗莎而言,是她的是非分明给了她坚持信念的非凡勇气。就史蒂芬而言,则是他与爱女共度夜晚的明确愿景。清楚知道什幺是必要的,能在几乎所有的情况下激发出我们对非必要事物说不的力量。

优雅说「不」,不代表得用「不」这个字

有时说「不」最优雅的方式,可能只是坦率地说不。但无论是「你想到我,实在让我受宠若惊,但我恐怕忙不过来」,或是「我很想答应你,可是我接太多工作了」,其实我们有各种方法可以明确又有礼地拒绝某人却不用不这个字。

专注于取捨

当我们对某人说好时,多想想自己正在放弃的事情,如此会比较容易说不。如果我们对机会成本(换句话说,就是我们正在放弃的事情的价值)缺乏清楚的认知,就会特别容易落入「告诉自己可以全部做完」的非必要陷阱之中。我们做不完的。优雅的「不」产生自一个清楚却隐含了取捨的计算。

提醒自己,人人都在推销

我不是故意暗示人们不该受到信任。我只是在说,每个人都藉由推销某种东西(概念、观点、见解),来换取你的时间。光是意识到自己被推销了什幺,就能让我们在决定是否买帐时更加小心谨慎。

说「不」往往必须以声望来换取尊重

当你说不时,关係通常会受到短期的影响。毕竟,当某人要求某事却无法如愿时,他/她的即刻反应很可能是烦恼、失望,甚至愤怒。这幺做的缺点显而易见。然而,它的潜在优点却不甚明显,那就是:当一开始的烦恼、失望或愤怒逐渐消退时,尊重便开始发挥作用。当我们有效地加以推辞时,就是在向人们表示我们的时间非常宝贵。它能让人区分出专业人士和业余人士。

明确的「不」,比含糊或不置可否的「是」更优雅

任何在这种情况下当过受气包的人都晓得,一句明确的「我不想管这件事」,远比不回应某人,或在明知道自己不行时,用一些像是「我会试着促成这件事」或「我也许可以」等不置可否的回答来吊人胃口要好得多。含糊其辞和表现优雅不同,而拖延最后的「不」只会让处境变得更艰难,同时让接收者更为愤怒。

摘自《少,但是更好》


上一篇:
下一篇:

申慱管理网入口|娱乐生活资讯|了解你身边的生活|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宝马1211app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Ag亚游登陆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