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伴生活 >即使很蠢,也要在网路上很自恋!我在「第二人生」中迷人多了 >

即使很蠢,也要在网路上很自恋!我在「第二人生」中迷人多了
2020-06-22

即使很蠢,也要在网路上很自恋!我在「第二人生」中迷人多了


部落格、留言板,以及评估每个人的意见 (即使很蠢)

新网际网路自恋文化的威力绝不侷限于社群网站。在很多地方, 在部落格发表自己的想法已经成为一种流行 。与千百万个各年龄层的人对世界发表他们的想法相较之下,一九七○年代的自我表现狂潮根本不值得一提。当然,有些部落格很棒──有趣、富有知识性,甚至令人上瘾(基斯目前最喜欢的是 Surfysurfy,一个关于月光玻璃〔Moonlight Glassing〕这家店製作手工冲浪板的线上日誌)。但许多部落格都很乏味,一味只想自我表现与引人注意。过去如果想要记录自己的想法,你会写私人日誌,或许写在用螺旋圈装订的笔记本上。如今, 许多人都在网路上详细记载他们的一举一动。他们显然在想:「这与我有关,所以当然很有意思!」 在回应《时代》杂誌的「年度风云人物:你」封面时,专栏作家乔治.威尔(George Will)写道:「重点在自恋,所以放上一面反射镜是十分贴切的作法。网路上有很多东西都是人们在写自己的日记,彷彿每个人都应该关心每个人内心的起伏。」三十五岁的凯文在我们的线上调查中写得更直接:「以下是部落格最令我受不了的地方:就因为你能够开一个部落格,不代表你应该开。突然间每个人都成了无所不知的专家,觉得有必要向全世界发表自己的意见。可信度已经变得毫无意义。」

许多部落格只在朋友之间分享──写一篇文章就能更新自己的生活动态,比起打十五通电话要来得方便。部落格在这一点上面表现得确实很棒。可是留言的系统、回应留言等等却鼓励争论──而且往往是单边的争论。它不像口语交谈一样是真正的对话,而是一段谩骂,接着又是对那段谩骂的回应。整个过程完全在萤幕上进行,也失去了感同身受、细微表情以及面对面互动的人性元素。

类似的问题也发生在如今无所不在的报纸、影片及其他网站的留言板上。 在报纸网站上,留言板理论上允许一群人交换对某个主题的看法。实际上,它们经常沦为缺乏知识性、经三手传播的陈腐资讯集散地,令人想起民间传说开始流传的情形 :「那不可能是真的,因为我朋友的理髮师听说……」没错,记者的消息不见得都正确,但至少他们接受的训练使他们在思考议题时具有一定程度的客观性。我们现代的文化却说:「每个人的意见跟其他人的意见一样都站得住脚。」现在又以大量出现的部落格和留言板在网际网路上支持这个观念。问题在于,留言的人大多不知道自己在说什幺。他们以为他们知道──这在有自恋倾向的人身上很常见──但他们其实没有概念。确实言之有物的意见往往淹没在一大堆的无知看法当中。

留言也会引发冲突。我们将在第十三章仔细探讨,类似 YouTube 等网站的留言板很快就明显沦为充满敌意的战场。原因或许是他们可以匿名,人们在这些网站上会说出与人面对面时绝对不会说出口的话。报纸评论网站上的政治争论很快就会吵起来,而且非常难以区分事实与看法。 安德鲁.基恩在《你在看谁的部落格?》(The Cult of the Amateur)一书中表示,网路 2.0 是「无知加上利己主义加上坏品味加上暴民统治」。

从某个角度来看,部落格难以面对所有的传播形态:亦即信号/杂讯的问题。在工程学上,信号是传送过来的重要资讯;杂讯则是干扰、静电和无关紧要的声音。在网路上有很多好东西(信号),可是也有大量的无用杂讯。部落格的最低过滤机制让许多资讯得以进入──也就是许多杂讯,但也出现了一些有趣的信号。可是这种缺乏过滤的特性成为大量伪装成信号的自恋杂讯可进入的通道。在某些案例中,部落格会进行自我管理,妄自尊大、引发冲突的网友会被视为「流氓」而遭封锁。但是部落格世界的本质让这件事变得很困难,因为这些流氓往往只要再挑选另一个身分就能再开始贴文。

在第二人生中迷人多了

类似「第二人生」这样的虚拟世界也在自恋现象当中扮演了一个角色。虚拟世界是完全存在于线上的社群,个人可以挑选身分,即虚拟替身(avatar),然后与他人互动(虚拟替身在这里是一个很有趣的名词──这个词原本是用来形容神明的人形,尤其是经常化为各种凡间形态的印度神祇)。 这些虚拟社群让人们享有创造另一个身分的自由:你可以挑选名字、性别,以及你的外貌。 如果愿意,你甚至可以拥有非人类的形体。你还有改变的自由。如果虚拟人生成为一场灾难,你大可挑选另一个身分,然后重新开始。当然,我们都有抛弃家庭、改名,以及跑到哥斯大黎加海滩居住的自由,但是那并不容易做到──你可不想毁掉亲生子女的生活。在虚拟世界里,随心所欲当你想当的人就容易多了。

不意外的是, 人们在虚拟世界中往往会挑选比现实生活更好的身分。 例如,「第二人生」的虚拟替身就鲜少出现丑、老或过重的人。他们的衣着通常都很迷人,看起来乾净又合身。虚拟身分的这种改变会影响人们的虚拟行为吗?有一项有趣的研究将虚拟世界的虚拟替身随机分配给参与者。在第一项实验中,有些人分到迷人的虚拟替身,有些人的虚拟替身则没什幺魅力。迷人的虚拟替身在社交上比较有自信;他们比较会向其他的虚拟替身靠近,也比较常谈论自己。在第二项实验中,参加者被分配到高的或矮的虚拟替身,然后完成一项协商任务。分到高虚拟替身的人在协商时比较爱竞争。研究人员的结论是,人们使用的虚拟替身类型其实在虚拟世界中会改变社交行为,他们称之为海神效应(Proteus Effect)。值得一提的是,迷人的虚拟替身的行为与自恋者一致──他们喜欢谈论自己,在社交上比较有自信,也比较爱竞争。

另一个重要的问题是, 虚拟世界中的行为真的会改变真实世界的行为吗?看来似乎是如此。 例如,虚拟世界可以用来治疗现实生活的恐惧症。害怕飞行、有社交恐惧症或害怕蜘蛛的人,可以在虚拟世界中学习克服这些恐惧。在虚拟世界中学到的一般社会实践与自我理念也可以贯彻到现实生活中,无论是更自恋的心态或对不同的人更加宽容。

就像网际网路大部分的状况一样,虚拟世界既助长了自恋行为,但对社会也有益处。有了「第二人生」,因为生病而足不出户、有社交恐惧症,或是因为物质条件而在社会上孤立的人,都能勉强有个比较活跃的社交生活。这似乎非常有用,对于害羞的人来说,如果他们从「第二人生」得到的自信能改善自己的「第一人生」,那幺它其实也发挥了治疗效果。同样地,试图釐清性倾向等认同问题的人可以在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里体验这些议题。然而在此同时,「第二人生」注重外表以及多少有点肤浅的关係,可能也会助长自恋。

延伸阅读:

这是一个自恋的时代!快来测你的自恋指数吧!

即使很蠢,也要在网路上很自恋!我在「第二人生」中迷人多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申慱管理网入口|娱乐生活资讯|了解你身边的生活|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汇丰在线注册页面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彩虹娱乐代理